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尽在掌控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请用中文)
搜索
查看: 681|回复: 0

我国部分省市克隆黑车成监管难题 [复制链接]

匿名
匿名  发表于 2011-11-24 23:59:17
我国部分省市克隆黑车成监管难题http://www.sina.com.cn  2011年11月24日15:48  新华网
  (新华视点)“克隆黑车”成公害——部分省市出租车乱象调查
  新华网北京11月24日电 (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 车身、顶灯、计价器,几乎与正规出租车一模一样,但实际上是报废车辆非法拼装的,俗称“克隆黑车”。这些出租车不仅偷漏税费,扰乱监管,而且威胁着乘客的生命财产安全。
  如今,在上海、北京、天津、重庆、东莞、乌鲁木齐等城市,各种“黑车”特别是“克隆黑车”,已成为城市管理难题之一。
  一方面“打车难”,一方面“黑车狂”
  打车难,是目前不少城市居民经常遇到的问题。与此同时,形形色色的“出租黑车”却不知不觉“冒”了出来,其规模迅速膨胀,活动日益猖獗。
  据不完全统计,在一些城市,“黑车”数量与正规出租车“旗鼓相当”,而在一些城郊,“黑车”对正规出租车呈“压倒”优势。
  记者调查发现,如今的“黑车”不断翻新,有非运营车辆转入非法经营的,有持假牌、假证“套牌”的,还有“克隆”正规出租车的,违法行为可谓步步升级。
  令人惊讶的是,广东东莞还出现了“克隆黑车”撂倒专业交通执法人员的闹剧。11月13日晚,交管执法人员刘某在该市虎门镇搭乘一辆蓝色东莞出租车式样的车辆准备回家,上车后他要求打表,遭到司机拒绝。
  刘某发现该车没有司机上岗证,也没有计价器,怀疑为“克隆黑车”,便要求下车。司机不但没有停车反而加速行驶,并通过对讲机呼叫其他人。
  刘某说:“车停下来后,我立即拔掉这辆出租车钥匙,并出示交管局执法证亮明身份,然后下车准备报警,这时十几个人手持钢管围上来就打。”可见,“克隆黑车”的违法行为多么猖狂!
  据调查,北京、上海等大城市每年查获“克隆黑车”达数百辆,但实际运行的远远超过这个数字。
  在一些城市,“克隆黑车”还参与诈骗。今年10月,在事业单位工作的黄小姐从上海徐家汇乘坐标有“海博”顶灯的出租车赶往浦东机场。当她用交通卡结账时,司机刷了两次卡表示,刷卡器不巧坏了,只能用现金。“我那时急着赶飞机,就取回卡,付了现金182元,并索要了发票。”
  但黄小姐再次使用这张交通卡时,发现原先储存的800多元现金不翼而飞。“肯定被调包了。”她急忙找出当天发票,拨通“海博”投诉电话,“我想只要有发票在,那个司机准跑不了。”
  让黄小姐绝望的是,经调查,她当天乘坐的是一辆“克隆黑车”,其车牌号对应的正规出租车,那天压根儿没去过机场。
  上海市交通行政执法总队表示,近来“克隆黑车”通过“偷换公交卡”、线路绕行等手段,侵害乘客合法权益的案件时有发生。此类“克隆黑车”计价器大多有问题,使用的发票往往是假的或偷盗的,即使乘客投诉,执法部门也很难追究。
  交通执法人员陈朝辉告诉记者:“个别‘克隆黑车’甚至参与抢劫,遇到带大件行李的乘客,客人刚把行李放进后备箱,司机就加大油门逃逸。”
  更让人尴尬的是,挂着假牌照的“克隆黑车”,其违章记录还要让持有真牌照的“的哥”背黑锅。
  “克隆黑车”是怎样滋生的?
  在记者调查过程中,上海交通执法部门介绍说,“克隆黑车”不少是尚未达到报废年限而淘汰的出租车,未经任何处理,带着原本标识流入二手市场,不法分子稍加改装就上路运营。
  此外,“克隆黑车”数量增加,与违法的“一条龙”服务有关。在地下黑市,仿造假牌照、顶灯、计价器的窝点可以提供改装“克隆黑车”的全套服务。
  据了解,上海交通执法部门查处的“克隆”车司机杨某,就是从旧货市场上以2.5万元购买了一辆淘汰的出租车,找“黄牛”办了假牌照,之后喷涂出租车外观,再从黑市购买顶灯、计价器等,如此“克隆黑车”就可以上路了。
  据调查,“克隆黑车”安装的计价器、顶灯、防劫板等一系列假“行头”,在非法窝点只需2000多元就能够配齐。
  最有欺骗性的“黑车”是自己“克隆”自己,即一方面开着正规出租车,各类证件齐全、真实有效;另一方面将自己的出租车进行“克隆”非法牟利。
  在上海被查处的正规出租车司机裘某,花了2.4万元买了一辆报废车,改装成与其出租车一模一样的“克隆黑车”,又通过谎称牌照被盗,向车管所补领了一副牌照,从此真假出租车同时营运。
  正规出租车司机为何铤而走险?上海出租车司机刘师傅表示:“正规出租车每月要交8000多元‘份子钱’,而‘克隆黑车’什么都不交,半个月就可赚近万元,又不像‘黑车’那么容易被抓。”
  违法成本低,治理需“给力”
  为了调查“克隆黑车”,记者11月20日晚跟随上海城市交通行政执法总队在上海火车站守候目标。
  据稽查队员介绍,“克隆黑车”仿真度很高,难以发现,很多队员都将一些被投诉的车牌号背下来,只要出现就全力追。
  当晚10点,稽查队员发现一辆蓝色装有“城市齐爱”顶灯的出租车十分可疑,该车这时企图加大油门逃窜,稽查队员立即冲上前去将其逼停。结果不出所料,该车司机朱某交代,他从二手车市场购买了“下线车”、车牌以及车内的设备,总共花了4万元。经审问,朱某开“克隆黑车”一天毛利500至600元。
  据了解,有些高仿“克隆黑车”可以“以假乱真”,只能进行数据库比对才能确认真假,就是执法老手,有时也会被骗。
  上海交通执法部门介绍说,对于执法部门“好不容易”抓获的“克隆黑车”,一律按上限处以5万元罚款,但绝大部分当事人都选择弃车拒罚。按照法律程序,差不多要经过半年时间才能将“克隆黑车”销毁,其间停车费就至少要五六千元。
  “目前抓到‘克隆黑车’,一般只能扣车罚款,而且罚款一般也难以执行,所以违法成本太低,查处难度很大。”一位交通执法人员说。
  全国律师协会刑事专业委员会副主任翟建则认为,除了加大打击力度外,还要从出租车管理上找原因,譬如出租车行业普遍“份子钱”过高,司机收入过低,这也是各类“黑车”增多的原因之一。(采写记者陆文军、贾远琨、欧甸丘、黄安琪)

使用道具 举报

手机版|尽在掌控 ( 蜀ICP备12013445号公安局备51150002020074 )

GMT+8, 2020-9-22 19:55 , Processed in 0.092485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