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尽在掌控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请用中文)
搜索
查看: 663|回复: 0

山西高速“死亡路段”大整治(图) [复制链接]

匿名
匿名  发表于 2012-2-22 23:07:22
[url=]山西高速“死亡路段”大整治(图)[/url]

时间:2009-11-26 09:02  来源:山西新闻网 山西晚报 进入论坛 手机读报 我要评论



薛公岭路段的中央隔离护栏,改为宽度为1.5米的防护墙


我省运三高速张店段、长邯高速黎城段、吕梁高速薛公岭段,自道路开通以来,旨在提升道路安全系数的整改工作从来没有停止过。但上述路段位于山区,连续下坡路较多,重载大货车由于制动失灵,常常会像脱缰的野马撞上前车,冲入相向车道,酿出惨祸。


三者之最要数薛公岭,这里连续29公里大下坡,从坡顶到坡底,落差高达748米。从通车到现在,几乎天天有事故,被称为“死亡之路”!


今年9月2日,省长王君对薛公岭路段的整改工作进行批示,要求科学整改,降事故,保安全。由此,由省政府牵头,我省这三条危险路段的整改工作,再掀高潮。


11月中旬,山西普降大雪,正在整治的死亡路段面临自然界大考,其间,本报记者随高速交警实地探访三条路段,了解到大整治背后的酸甜苦辣。


1 长邯、运三、薛公岭路段全扫描


三处高速路段,均地处山区,长距离下坡,重型载货汽车经长时间下坡后,制动会突然失效,车辆因此失控。


2003年11月22日,凌晨五点,长邯高速941公里至931公里处,司机谭某驾驶一辆重型货车,追尾前面一辆轻型货车,被撞车辆又撞上前面一辆半挂车。这起连环交通事故,致谭某及3位司乘人员当场死亡。调查确定,事故原因系高速路连续下坡,载重大货车制动失效所致。


长邯高速941公里至931公里——黎城段,连续十公里下坡,2004年、2005年,共发生事故32起,死亡15人,受伤23人。被司机们形象地称为死亡路段。


在山西省境内,这样的交通事故频发路段还有两处——运三高速路27公里至17公里处——张店段,连续十公里下坡。2003年,发生事故72起,死亡22人,受伤48人。


吕梁高速薛公岭段661公里至632公里路段,连续29公里下坡,2008年1月1日至2009年8月,发生交通事故579起,造成59人死亡,118人受伤。因此,这里也被称为“死亡之岭”。


这三处高速路段,均地处山区,长距离下坡,重型载货汽车经长时间下坡后,刹车榖会突然失效,车辆因此失控。高速公路管理处事故科科长董莹说,这三条路,事故高发,“十公里”“29公里”是他们对危险路段的代称,用这些名词,能更准确地代表几处危险路段。


长邯高速的“十公里”,事故多以后车追尾前车为主;运三高速的“十公里”,正在翻越中条山路段,道路多急弯,下坡载重大货车时常会冲过中央隔离护栏,驶入对向车道,与来车迎面相撞。现在,全省高速路最危险排行榜老大是吕梁高速薛公岭路段。


“此路段综合了运三与长邯危害形式!”高速一支队支队长尹金瑞说,薛公岭路段下坡里程达29公里,坡顶与坡底两点间的落差竟达748米,大货车制动失控,与前车追尾后,还会再驶入相向车道,与来向车辆相撞。车辆穿越中央分隔带驶入相向车道的事故和冲破防护栏坠沟事故发生频率高。仅2008年1月至2009年8月20日,发生穿越中央分隔带事故24起,坠沟坠崖14起。


2 危险路段寻因 人车路都有干系


“现在相当一部分大车司机根本不是开大车出身,农用车还没开熟就敢上路开大车。”


面对停不下来的交通事故,谁都会发出这样的疑问,哪里出了问题,是人、车,还是路?


这三条路的高速公路公司负责人坦承,路的设计、施工严格按照国家标准设计并施工的。“但是,这些路全部是极限设计。”薛公岭路段的交警告诉记者,所谓极限,是指最低值,即刚刚达到安全通行标准,少一分则为不安全。“这样设计,也许是出于无奈吧,摆在眼前的,就是这沟深弯急的山路,其中不少路段,还大跨度架着桥。”


这条路上的车太多了!高速一支队六大队白雪芹大队长每天都能收到薛公岭路段的通行数字:11月19日,记者采访当日的通行量近7万辆。“5年前,这条路的远景设计规划是日流量两万辆。而现在的日流量多为6万辆,高峰时达到8万辆。两三倍的超负荷运行,大大增加了安全隐患。”


去年1至8月份,吕梁经济飞速发展,这条吕梁山上惟一的高速路,终日被挤得满满当当的。


路难行、车流量大是事故高发的原因,至今没有养成安全驾车习惯的司机,则成为助推器,这一因素同样不可忽视。“你一个月挣多少钱?”11月22日,记者在运三高速公路服务区,向大货车司机们提出这样的问题。一位姓马的中年男子并不避讳谈论这一问题。他是平遥人,膀阔腰圆,极爱聊天。在服务区餐厅,他边吃午餐,边开始讲述自己挣钱的惊险经历,以自己能挣下这份钱而感到自豪。“山西的行情是按轴算账,一轴1000元。”现在,在山西高速路面行驶的大车,通常为五至六轴车,如此算来,一个月就是五六千元钱。“像我这种有经验的司机,一个月咋也能挣万儿八千的。”


然而,像马师傅这样技术高的老把式,谈起薛公岭也有些怵得慌。“我们听说过那里,车开快了,不用踩油门,能溜着走完29公里。”“你知道那些大车司机为什么不愿意低挡行驶,却更愿意踩刹车呢,他们明知道踩得多了,是要失灵的啊!”谈及本行内的技术秘密,马师傅语气变得神秘起来。


载重的大货车,如果挂低挡位低速行驶,对发动机的损害大。大家通行的办法是,利用水箱储水对刹车毂进行喷射冷却。


何时开始对刹车毂进行冷却,以什么样的速度下坡行驶,这需要有经验的大车司机摸索一段时间后才能掌握。“现在相当一部分大车司机根本不是开大车出身,农用车还没开熟就敢上路开大车。”“死亡之谷”的形成,是人、车、路三方面因素叠加,在特定情况下综合作用而成。不可归结为其中之一。这正是国内知名交通专家对我国八达岭高速那段著名的危险路段的原因分析。


看来,这样的原因,应当是“放之危险路段皆准”的原因吧。


3 高速整改早已开始


专家认为,最可行办法,就是在危险路段分流大货车,只让客车与小轿车在高速上通行。


运三高速,是从运城至三门峡的高速路,全长46公里,2001年10月28日通车。通车之后,“十公里”路段,天天有事故,三天一起大事故,“十公里”迅速全省闻名。这是我省第一条因大下坡引发事故的危险路段。


通车不足半年,高速交警开始向运城高速公路有限公司提交整改建议。最初的整改,是加些标志标线,多做些提醒。然而,效果并不明显。“那时候,大家都没有经验,我们交警除了不停地提整改建议,好办法就是不停地延长交警的工作时间,让大家多巡逻。”高速四支队五大队大队长苏变文告诉记者,“十公里”依旧不断发生重特大交通事故,集中了运三高速全程九成以上的大事故。


问题出在哪里?很快,国务院出面督办这条路的整改工作。经专家组论证,给出答案:“十公里”属山西特有的山区高速路,坡陡弯急,坡间落差达440多米,虽然符合标准,但是因其坡度太大,重载车辆长时间刹车,会导致刹车毂发热,刹车失灵。


接下来,专家组为这条路迅速开出“药方”:在“十公里”路段内,设两个避险车道;在大货车最容易出问题的21公里与19公里处,将中央护栏改建成水泥防护墙。同时全段间隔设置减速带。对专家组的“药方”,苏变文坦承,“此后,山区高速的整改,基本沿用这一思路,极具历史意义。”


2004年春夏之交,大整改开始。运城高速公路有限公司开山取石,在几乎不具备施工条件的情况下,在“十公里”路段,铲出两处避险路面修建为紧急避险车道。


不久,此间的两处急拐弯,将护栏改建成水泥防护墙。


该公司对这条路的整改从没有停止过。今年6月份以来,第三处紧急避险车道开始修建,本月底,即将投入使用。


该大队事故交警邵军,对这条路格外熟悉。在他看来,增设的这些防护措施,虽然不可能大幅降低事故发生率,却大大减轻了损害后果,保住了生命也保住了车。


2002年9月通车的长邯高速公路的整改,是从2005年年底展开的。当时,因为有了运三高速的蓝本,整改过程比较顺利。现在长邯高速公路“十公里”下坡处正在修建一座平坦的高架桥,专供大货车通行。


专家认为,像长邯高速这样再修一条专供大货车行驶的道路,是根本的解决办法。但是,二次修建困难较大。目前,最可行办法,就是在危险路段,利用国省道分流大货车,只让客车与小轿车在高速上通行。但是,我省目前的国省道通行能力较差,没能力担此重任。所以,危险路段整改必将是投入浩大的工程。


4 严防死守薛公岭


所有大车全部在服务区集结,警车在前面开道,以40公里的时速行驶,领着大货车走。


吕梁高速汾离路段于2005年通车。随之,其间的薛公岭路段以连续29公里的大坡,落差748米“后来居上”,成为全省高速路最危险路段。真正令薛公岭闻名的,是2008年3月1日,这里发生的一起死亡9人的特大事故。


事故发生后,六大队向吕梁高速公路有限公司连发16份整改建议书。建议细致周全:将中央分隔带植被换为防眩板;在路面增设反光道钉;增设大货车刹车毂降温水池;在隧道入口处架设用于宣传前方路况的高音喇叭;在最危险、最容易出事故的656公里、646公里处增加两处电子显示屏;在下坡路段每隔0.5公里设置一个太阳能爆闪警示灯和电子监控设备……


该公司接到建议后,立即开始整改。经过考察,他们并没有对影响司机视线的爆闪进行安装,此外,该增设的增设,该整改的整改。


“在下坡路段起点处,设了大型停车场,配了降温水池;下坡15公里处,设了紧急避险车道。全程29公里,间断增设了减速震荡带,全部是热溶油漆,里面溶入反光颗粒,高出路面1厘米多。”公司负责人说起对薛公岭的整改,如数家珍,仅2008年,投入的整改资金就达1000万元。


2008年年底,在薛公岭路段最危险的656公里处,工人埋设道钉,以图强行令货车车速降低。道钉高出路面2厘米。然而,交警发现,险情还时有发生。


11月19日上午,尹金瑞与记者站在薛公岭那段铺着道钉的路旁,眼看大车飞驰而过。“最有效的要数避险车道了!”白雪芹统计,共有16辆刹车失灵的大货车冲入避险车道,陷入碎石中,安全脱险,挽救了30多条生命。


今年,对薛公岭改造加快了步伐。9月2日,省交警总队向王君省长直递一份《关于高速公路薛公岭路段交通事故多发的紧急报告》。当天,王君省长批示,要求全力大整改。


此番整改,拆掉29公里的中央隔离护栏,全部改为宽度为1.5米的钢筋水泥防护墙。“目标是确保下坡路段的车飞不到上坡路段。”尹金瑞告诉记者。


与此同时,高速交警保安全的手段也用到了极限。国庆期间,为保证大车安全通行,白雪芹将全队2/3的警力全部派上薛公岭,在上下坡前,所有大车全部在服务区集结,待凑够50辆车后,一辆警车在前面开道,以40公里的时速行驶,领着大货车走。“为了降事故,我们什么办法都用上了,这办法虽笨,可也最管用。”白雪芹与队员们这样硬干了一个月,一天也没有休息过。


现在,吕梁高速公路有限公司忙着建防护墙,交警忙着命令大车按40公里的安全速度行驶,这应当是目前保安全最积极有效的办法。“面对死亡路段,命比天大。”白雪芹说。



使用道具 举报

手机版|尽在掌控 ( 蜀ICP备12013445号公安局备51150002020074 )

GMT+8, 2020-11-29 18:42 , Processed in 0.049385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