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尽在掌控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请用中文)
搜索
查看: 323|回复: 0

男子持“前方砸车日系调头”纸板走红网络 [复制链接]

Rank: 4

发表于 2012-9-19 14:43:42 |显示全部楼层
男子持“前方砸车日系调头”纸板走红网络2012年09月19日来源: 中国青年报
  9月15日的大规模示威游行中,尽管不知道他的名字,但许多人记住了李昭的身姿:手持一块纸板站在西安的马路上,纸板上写着“前方砸车,日系调头”。这张令人动容的照片,在微博上被转发10余万次,网友评价:“他在自己站立的地方为这晦暗的一天留下了些许的亮色。”

 
 
  2012年9月15日下午两点左右,李昭手持一块纸板站在西安市长安中路由南向北方向的机动车道上。纸板上写着“前方砸车,日系调头”。
  这条路通往钟楼,那里是西安的中心。看到这块纸板的日系车驾驶员,立即向南折返。与此同时,一群反日游行者正从北面向这里涌来。他们经过的道路上,几辆日系车都被掀翻、砸毁。
  直到下午3点左右,几位交警采纳李昭的建议对向北必经的两个十字路口进行“交通管制”,他才放心回家。
  这个疲惫的小伙子掏出手机打算给朋友打个电话,忽然发现自己举着纸板的照片,已经被微博转发两百多次。此时他仍然没有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件多么“特殊”的事情。他和另外3位市民阻止了近60辆日系车开往可能遭遇打砸的方向。
  它们几乎包括所有日系品牌,从并不昂贵的铃木“北斗星”,到豪华的雷克萨斯。和那些底盘朝向天空、玻璃悉数破碎的车辆一样,它们都悬挂着“陕A”的牌照。
  到当天晚上,李昭的照片已在微博中被转发10多万次。尽管并不知道他的姓名和身份,大部分网友还是不吝将各种褒奖送给这张照片的主角。
  “他在自己站立的地方为这晦暗的一天留下了些许的亮色。”有人评论道。
  
  着爱国的幌子发泄”、“给咱西安人丢脸”这样的议论声,也不断钻入谢一静的耳朵。
  在城北的那条街上,李昭也听见了高喊,“看!索尼!砸索尼!砸!”
  这句甚至无法分辨来自什么方向的话,让他感到“脊梁后一阵冷,从头到脚都发毛”。他紧张地四顾寻找,终于看到路的东北角,有一家日本著名电器品牌的专卖店。人群开始涌向店门。李昭看着,“暗自倒吸了一口凉气”。
  事实上,就连名称有些接近日语的店铺都无法幸免。谢一静曾看到几个人抄着扳手砸毁一家名为“丰田造型”的美发厅的招牌。这个“丰田”,和那家日本汽车公司显然毫无关系。
  在去往地铁站的不足一公里路上,李昭看见好几群人在打砸路边已经被推翻的汽车。他干汽车销售6年,前3年在东风日产做销售员,现在则是一汽大众一家4S店的销售经理。作为“业内人士”,他一下子心痛起来:上午游行途中见到的被砸车辆,只是受到门窗、外壳等“覆盖件”损伤,车主损失“应该还不算太大”;而此时所见的车辆,已是“毁灭性”的伤。
  此时,长沙平和堂商店已经被游行队伍中的部分狂热分子攻击,而青岛一家日系车4S店正向外吐着熊熊大火。上海不少日系车被损坏,苏州一些日式餐厅也正在被打砸。
  作为销售,他特别理解客户买车的心情,“我想对砸车的人说,那些车主的生活水平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你做的事不是反日,是伤害自己的同胞”
  “真正的爱国游行其实已经结束了。”李昭失望地对自己说。他一头钻进地铁站,前往朋友家所在的地方。
  地铁中的李昭并没有看到,此时,这座他生活了27年的城市,正在承受着更大的创痛。
  一些人将砖块、U型锁和铁榔头扔向矗立在钟楼西南角的钟楼饭店,要求交出日本游客。一些人点燃了被推翻的车辆。冰柜、沙发被从一家商场二楼的日式餐厅的窗口中抛出;有些砖头、石块没能飞蹿到二层,便直接砸碎了一楼商场的玻璃墙。
  人群聚集的上空,黑烟滚滚,“全是烧橡胶的味道”,兰博回忆道。他眼看着一群人将围绕着钟楼的、本应是为国庆节增色的鲜花连泥拔起,掷向维持秩序的武警战士。在泥土、砖头和随手抄起的投掷物的攻击下,武警始终保持手持盾牌的姿势,一些战士的脸上血迹斑斑,却只能一动不动地坚持着。
  “不是黄头发就是有文身,要么就戴着大金链子。”兰博回忆那些带头砸店、烧车者的特征,“和那些排着队、有秩序的学生、老百姓根本不一样。”这位平时“没啥可怕”的大小伙子站在路口,禁不住“浑身汗毛倒立”。
  这时,李昭正走出地铁“体育场”站。已是下午1点30分左右。因为拦不到出租车,他便沿着长安路步行向南。经过长安大学校门时,他突然看到一辆电瓶车由南向北,对一辆轿车紧追不舍。电瓶车驾驶员不断大喊:“掉头!掉头!”
  起初,李昭揣测着,周六结婚的人多,它们肯定同属结婚车队,而电瓶车担任着指挥的任务。正在这时,3个“看着像大学生”的年轻人走到了他的身边。他们站在公交车道上,一见向北行驶的日系车辆,便大声叫喊:“前面砸车呢!别走了!”
  李昭恍然明白了。一辆“被漏掉”的铁灰色日系轿车,此时正好朝他驶来。几乎没有考虑,他“下意识”地伸手就拦。“赶快掉头!”李昭使尽全身力气冲司机大喊。“人家听没听见,我当时真的不清楚了。”但他来不及替那个依然向北行驶的司机担心太长的时间,便马上开始准备拦住下一辆日系车。短短几十秒钟内,他觉得,帮助日系车掉头,“得做这件事”。
  “干了6年,我早就不分品牌爱车了。”李昭说着,指了指自己T恤衫上印着的跑车图案。作为销售员,他特别理解客户买车的心情。“我想对砸车的人说,那些车主的生活水平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你做的事不是反日,是伤害自己的同胞。”
  当被问及会不会担心“营救”日系车可能跟游行人群发生冲突时,李昭回忆起,他曾看见“人头黑压压从北往南,朝着我这方向移动”。这个自称“有点儿痞气、有点儿叛逆”的小伙子忽然笑了,“真来打我,就跑么!”
  他当时更加在意的,是游行队伍越往南来,他越要“拦快一点、拦多一点”。
  他用摊主给的圆珠笔写下4个大字“前方砸车”,写完了他才发现,地方不够,“日系调头”4个字,只能写得小一号,纸箱很容易被笔尖划破,他就轻轻地把这几个字描了好几十遍
  为了随时和游行队伍保持距离,他和另外3个“同伴儿”商量,一边拦车,一边向南移动。这样一来比较安全,二来南面有几个十字路口和车辆掉头处,更方便司机返回。
  走了几步,李昭又发现了一个问题。一些日系车主听不清楚他们的呼喊,反而打着转向灯,左右躲闪,加速向北边驶去。“也许他们误以为我们就是打砸车辆的暴徒。”
  李昭很快找到一个饮料摊,前面堆满了空置的纸箱。“老板,前面砸车,我想要您一个箱子,写个牌子。”他赶紧说明用意。“随便拿!”摊主对他挥挥手。
  拆开纸箱,李昭用摊主给的圆珠笔写下4个大字“前方砸车”。写完了他才发现,地方不够,“日系调头”4个字,只能写得小一号。纸箱很容易被笔尖划破,他就轻轻地把这几个字描了好几十遍。
  来不及将纸板的边缘撕整齐,李昭就举着它站到了机动车道中。同时,他让一个同伴儿为自己拍了张照片。他站的位置,是长安中路与兴善寺东街的交口。
  “雷锋做好事还写小本本呢,我得给自己留个纪念,也得给我朋友解释,我是为正事儿才迟到的。”事后,他这样解释拍照的原因。
  这正是后来被广为传播的那张照片。最初,李昭把他发布在自己的微博中。为了“低调”,他把这条微博设置成“好友可见”,并@了几个要好的哥们儿姐们儿。他没想到的是,其中一个朋友的顺手转发,很快就把他变成当天的“微博红人”。
  照片上的李昭顶着阳光站在马路上,举纸板的憨厚模样打动了数以十万计的网友。更打动人的则是纸板上那句话——“前方砸车,日系调头”。
  “爱国,先爱同胞。”有网友对此评价道。
  事实上,像这样爱国的,并不只是李昭一个人。
  在谢一静乘坐的公交车上,靠窗的好几位男乘客都努力把头伸出窗外,只要看见对面驶来日系车辆,便会一起大喊“掉头”。座椅上的几位老人也帮忙挥手示意。
  58岁的老钟开着一辆“海南马自达”行至大雁塔北广场前的三岔路口,车辆占满了4条车道,几乎一动不动。这时,一支游行队伍朝这个方向走来,有人高喊:“看,日本车!砸!”
  老钟出门时满心认为“人绝不会失去理智”,但此刻一下子慌乱了。他试图右转,一个年轻人迅速朝他跑来,“你是日本车,别走了,前面砸车!”他想倒车,却擦到了护栏。正在进退两难之际,一个中年人又跑过来提醒他:“快找地方躲起来吧!”
  老钟最终把车藏在了过街地下通道入口的墙下。因为“敏感”的日系车标,他很快成了附近几个人关心的对象。
  对面餐厅年轻的保安向他说起,刚才,一辆日系轿车在前方路口被围堵,女车主和她的小女儿被赶下车。在人们群起砸车时,小女孩抱住妈妈的腿,吓得大哭不止。保安小伙子实在按捺不住,努力冲进人群,想救出这对母女,却立即遭到殴打,只得抱头逃离。
  一对情侣走过来反复端详,夸赞老钟“藏得漂亮”,又叮嘱他“千万小心”。
  有西安网友在微博上发布了两张照片,写道:“在西华门,有辆日系车不幸被堵在人群中,眼看着要被砸。车主是位年轻的母亲,车内还带着孩子。几个好心市民让小女孩站在前面拿着国旗,他们几个围在车的周围,喊着口号:‘理性爱国,不要砸车!’在这些好心市民的帮助下,这对母女得救了。谢谢好心人!”
  而李昭继续举着纸板,和3个同伴儿向南走去。
  行至长安中路小寨十字路口,站在机动车道中的李昭觉得自己“被围观了”。许多人在过街天桥上停下脚步,从各个方向看着他。还有人举着相机对他拍照。
  “现眼了。”李昭在心里自嘲。但他马上开始向岗楼上的交警说明北边游行的情况,并恳请警察出面封锁由南向北的道路。
  从1点30分到3点,据李昭粗略统计,他们4人共拦住近60辆日系车。没有一位驾驶员来得及向他们道谢,但李昭觉得特别理解。“那种情况下,他们掉头都像违章超车似的,那快,那霹雳!”
  直到交警在连续两个十字路口封锁了由南向北方向的车道,他们才放心离开。
  走的时候,李昭和那3个年轻人没有互留联系方式。“虽然是萍水相逢,做点力所能及的事,但这种志同道合的默契让我很感动。”李昭说。他记得一个“同伴儿”曾在分别后追上来,递了瓶水给他。
  他开心地接受了,一把拧开瓶盖,狠狠地灌了几口水。
  
  9月16日,李昭像往常一样去上班。下午,他收到一张朋友发来的照片,拍的是昨天游行队伍经过的西大街浮雕墙《盛世长安》。钟楼旁的这条街号称“西北第一金街”,这组浮雕讲述的是这座历史古城的辉煌过往。只是,照片里的浮雕墙上,属于“秦始皇”的那一片被焚烧车辆的浓烟熏得漆黑。

使用道具 举报

手机版|尽在掌控 ( 蜀ICP备12013445号公安局备51150002020074 )

GMT+8, 2020-12-3 14:34 , Processed in 0.043345 second(s), 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