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尽在掌控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请用中文)
搜索
查看: 373|回复: 1

毛岸英亲笔信被遗失出租车 [复制链接]

Rank: 4

发表于 2012-8-28 13:31:4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vbvb 于 2012-8-28 13:32 编辑

成都中朝美术展开幕 毛岸英亲笔信被遗失出租车



2012年08月28日来源:大众网



保存到相册

这份毛岸英写给陈玉英的亲笔信,加封面一共6页,非常珍贵 [保存到相册]



    中朝美术作品展昨开幕,参展的毛岸英亲笔信不慎遗失在成都出租车上了



  如果有人捡到这封信或者知道它的下落,请拨打成都商报热线电话86612222与我们联系,有重金酬谢
  昨天上午10点,“中朝美术作品展”在四川省科技馆门口举行了隆重的开幕式,作品中绝大多数出自朝鲜美术家之手,很受观众好评,但将这些作品带来成都的际华春秋拍卖公司老总马太平却满面愁容:他特意带来为此次展览添彩的珍贵展品毛岸英写给儿时保姆陈玉英的亲笔信,早上不慎遗失在成都出租车上了!
  一封珍贵的毛岸英亲笔信
  写给儿时保姆的信,字字恳切动人
  “毛岸英的亲笔信,今天早上给丢了!”这是马太平看到成都商报记者后的第一句话,让记者直接愣在当场。这份加封面一共6页的毛岸英亲笔信,记者虽然不曾亲见,但在8月25日晚上美术作品运到成都的时候,就听马太平骄傲地提到过。“此次展览的主旨是见证中朝两国人民的友谊,我想到毛岸英是在朝鲜牺牲的,所以想展出一件关于他的文献,让展览更有意义。”马太平说。
  这封毛岸英写于1949年的信,是写给一位他十分敬重的老人家陈玉英。这封信字字恳切动人,毛岸英在信中亲切地称呼陈玉英“孙嫂”,并一再叮嘱她:“我们是劳动人民,我们永远是这世界上最忠实、最纯洁、最勤劳、最朴素、最刚强而又善良的人们,望你永远不失这种伟大工人阶级的优良品质!”信末还加了一句“我父亲也问候你,并望你决不退步,跟着大众前进!”
  一个普通的白色购物袋
  除了这封信,还有两幅朝鲜画
  大约一个多月前,马太平从陈玉英的女儿孙燕那里借到了这封信,上周由马太平随身从北京带来成都,一直放在身边小心看护。他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本来是希望能在开幕前布展完毕后,放在展厅里专用的展柜里,但因为展柜没有锁,只好带回酒店再赶在开幕前带来,放进展柜里。
  谁知,展览开始前发生了这场“意外”。昨日早上9点左右,马太平带着两个员工从他们下榻的成都城市理想酒店赶往四川省科技馆,做开幕前最后的准备。他们随身带着装裱成册页的书信以及两幅朝鲜画,装在一个鳄鱼牌的白色塑料购物袋里,看上去极不起眼。
  因为酒店离天府广场不远,车子几分钟就到了科技馆门口的那条大路上,三人匆匆下车,而那个装着珍贵文物的袋子,竟然没有一个人想起来拿。最令马太平绝望的是,他们也没有拿车上的机打小票,以至于无从寻找。马太平低声说,“这可怎么办啊,怎么给人家交代啊!这么珍贵的文献……”他停顿了一下,似乎是要忍住几乎涌出的泪水,眼神里全是后悔和焦虑。他说自己还不敢把消息告诉陈玉英的女儿孙燕,“我就想着全力以赴、最快速度找回来,不然没法跟人家交代啊!”
  一件不能交易的珍贵文物
  已经报了警,送还者定有重金酬谢
  “发现信件丢了后,我们立刻就报了警,待会儿就去看看能不能调到监控录像。”马太平继续向记者倾吐着:“这份亲笔信属于文物,是不能在市场上交易的,对于捡到它的人,没有一分钱价值,对于我们却是无价之宝。虽然希望渺茫,但我还是衷心希望如果有谁捡到了这封信,看到有关报道的话,麻烦他联系你们报社,送还我们,一定重金酬谢!”
  如果有人捡到了这封信或者知道它的下落,请第一时间拨打成都商报热线电话86612222与我们联系。希望通过我们的不懈努力,让这封珍贵的毛岸英亲笔信能够完璧归赵。 成都商报记者 乔雪阳 摄影记者 何彬
  幕后故事
  毛岸英儿时保姆 大家都喊“孙嫂”
  生于1897年的陈玉英在1926年给毛泽东、杨开慧夫妇当保姆,因为夫家姓孙,大家都喊他“孙嫂”,那时毛岸英才4岁。1930年,陈玉英与毛泽东、杨开慧一同被捕入狱,在狱中经受了严刑拷打,没有吐露任何有利于敌人的信息,深受毛家感激与敬重。毛泽东1951年12月写给陈玉英的信里说:“你过去在反革命面前意志很坚决,没有屈服,这是很好的。”陈玉英的女儿孙燕,也不止一次收到毛泽东寄来的亲笔信,还曾被毛泽东接去北京过春节。
  这些来自毛泽东父子的亲笔信,都被陈玉英珍藏起来,陈玉英去世后,就由孙燕继续保管。这次丢失的这封信,便是际华春秋从孙燕那里借来的,仅供展览。(乔雪阳)
  监控显示
  信可能丢在了一辆速腾出租车上
  马先生手机的通话记录显示,9点06分18秒,他在出租车上接过一个电话,之后就下了车。因此,他据此推测自己下车的时间是在昨晨9点07分的样子。昨晚,根据马先生提供的情况,成都商报记者查看了天府广场四川科技馆门口的天网记录。
  因为担心马先生提供的时间不够精确,成都商报记者一共查询了从9点05分到9点15分的全部记录。天网监控显示,这10分钟里,一共有5辆捷达出租车、2辆爱丽舍出租车和4辆速腾出租车在科技馆门口有过上下客。其中,与9点07分左右这个时间最为吻合的,分别有9点06分28秒的一辆捷达,9点07分28秒的一辆捷达,9点07分47秒的一辆爱丽舍。但遗憾的是,这几辆车都不能清晰地看到车牌号码以及所属公司。
  那么,马先生上车的地方,又是否可以找到一些信息呢?昨晚,成都商报记者了解到,马先生一行人当时是在梨花街“城市理想”门口上的车。随后,记者在城市理想物管处找到了昨日早上的监控视频。视频显示,9点04分23秒,有一辆速腾出租车在此上客,但遗憾的是,这份视频的清晰度依然无法看到车牌以及所属公司,也不能确认马先生是否上了该车。
  但根据这份视频,反过来再看科技馆门口的监控记录,就会发现,也许马先生下车的时间并不是9点07分。因为当时在科技馆门口天网监控中的4辆速腾出现的时间分别为9点06分15秒,9点11分22秒、9点14分09秒和9点14分14秒。成都商报记者 蒋超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2-8-30 22:23:36 |显示全部楼层
 毛岸英的“家书”找回来了。这个袋子里装着的,除了“家书”,还有2幅展品——来自朝鲜人民艺术家的作品。昨晚,公交地铁分局将“毛岸英家书遗失”定性为“事件”,与违法犯罪无关,司机已回家。

使用道具 举报

手机版|尽在掌控 ( 蜀ICP备12013445号公安局备51150002020074 )

GMT+8, 2018-10-15 23:47 , Processed in 0.056867 second(s), 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