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尽在掌控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请用中文)
搜索
查看: 15|回复: 0

司机肇事把人撞成植物人7年拒赔 村民:其曾住别墅 [复制链接]

Rank: 4

发表于 2018-6-9 15:17:42 |显示全部楼层
司机肇事把人撞成植物人7年拒赔 村民:其曾住别墅2018年06月08日 : 北青网

原标题:司机肇事把人撞成植物人7年拒赔 村民:其曾住别墅

  5月31日上午8:30,满头白发的孙元桃走进贵州省贵阳市云岩区人民法院执行工作局。经过岗亭时,保安抬头看了她一眼,没喊登记就让她进去了。

  7年前,孙元桃的儿子曾山在上学途中遇车祸,法院判决肇事司机杨家挺赔偿70多万元。但她没想到,曾住别墅的杨家挺,在法院判决生效后拒不赔偿。

  7年来,曾山的医药费用花掉100多万。作为曾山的母亲,孙元桃倾其所有,欠下几十万债务,她多次找肇事司机杨家挺,对方始终不愿支付赔偿,“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孙元桃在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说,杨家挺不是没钱,而是在法院判决前把财产转移了,“我们当时不懂,没有申请财产保全,才给他钻了空子。”

  12岁少年遇车祸重伤成植物人

  “随时都有死亡的可能”

  曾山的老家在湖南省新化县洋溪镇建荣村,父母常年在外打工,不到一岁就跟随奶奶生活。

  小学一年级到六年级,曾山都在新化县上封闭学校。

  2011年3月,曾山父亲曾新林和母亲孙元桃,在贵州省安顺市西秀区(现安顺经济技术开发区)西航路,盘下一间打字复印店。

  这年,曾山12岁。7月,曾山小学毕业,被接到安顺跟父母一起生活。9月1日,曾山进入安顺六中读初一。

  12月1日,雨雾特别大,曾山打着伞出门,过门口的马路时,被一辆轿车撞倒在地,当场昏迷不醒。当地交通部门出具的事故认定书显示:2011年12月1日6时40分许,驾驶人杨家挺驾驶贵G53397号小型轿车,由安顺市西秀区西航片瓦窑村新寨组向新大十字方向行驶,当行至西航路(职中路段)与横穿公路的行人曾山相撞,造成此次曾山受伤。

孙元桃说,儿子曾山当年就是在这里出的车祸



  曾山被送到医院后,被诊断为闭合性颅脑损伤(特重)。医院紧急安排其住进重症监护室,并下了病危通知。医生告知家属,曾山随时都有死亡的可能。

  一个月后,曾山脱离生命危险,成为植物人,药物对他没有任何意义,医生说,曾山可能醒不过来了,并建议其出院。

  但孙元桃不愿放弃,她坚信儿子能醒过来。2012年4月15日,曾山的外婆和舅舅来医院看望,舅舅在病床前说:“曾山,舅舅第五次从北京来看你,你好没礼貌,你说话呀。”

  奇迹在这一刻发生了。

  孙元桃发现曾山的眼睛动了一下,将头侧向右侧。车祸145天后,曾山醒了。

  举债治疗花费上百万元

  肇事司机从受害人家属借3.6万付医药费

  曾山在抢救期间,花费30多万元。肇事司机杨家挺出了几万元,其中36000元是从曾山父亲曾新林手上借的。

杨家挺向曾新林借钱的借条之一,金额为1万元



  之后,杨家挺不再出一分钱,理由是:等法院判了,该赔偿多少就给多少。

  孙元桃说,7年来,肇事司机及其家属,没有一个人到医院守过一个晚上,陪过曾山一天。后来经媒体报道后,杨家挺的妻子骆进英曾来医院看过两次:第一次带水果,第二次提了一盒月饼和几斤葡萄。孙元桃问她要钱,骆进英一脸不高兴,说“不来,你跟记者说(我们)没良心;来了,你又要钱,我以后不来了”。

  车祸发生7年来,曾山辗转多家医院,做了不下10次手术,花了100多万。除开保险公司的赔偿和亲朋好友的捐款,他们一家欠下了30多万外债。

  期间,孙元桃曾向媒体寻求帮助,所有媒体都围绕母爱予以报道,她“一夜白发”的故事,感动无数人,但就是感动不了肇事司机。

  每次找杨家挺,他都说自己没钱。“说得比我都还难”,孙元桃埋怨道。

  2017年,孙元桃向亲戚借了10万元,带着儿子到上海的医院做手术。曾山的头部和身上开了8刀,身上装了脑起博器,肚子上埋进一根长管子,头上装了电极片和开关。

  曾山的这次手术并不成功,今年19岁的他不能站立,不会说话,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吃饭得用剪刀把菜剪碎,一勺一勺地喂。

曾山的爷爷用剪刀将菜剪碎



  曾山的身高现在已超1.8米,体重150斤。医生说,曾山需要做康复治疗,由于借不到钱了,他只能呆在家,由家人照料,“如果没出车祸,曾山今年就该读大二了”。

  法院判赔74万

  记者走访:判决前就把财产转移了?

  2014年6月24日,贵州省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保险公司赔偿曾山300633.0元(目前孙元桃已收到该赔偿款),杨家挺赔偿744051.38元。

  “那时候我们开店也才半年时间,也没什么钱。”孙元桃说,实在没钱了,一个朋友给她支招,可以先给曾山办理出院手续,然后把住院发票拿去保险公司报销。孙元桃把第一次住院的10万元票据,送到肇事车辆承保保险公司。保险公司将5万元打给车主张远蓉(杨家挺儿媳),剩下的5万元打到曾山在医院的帐户。

  在判决生效后,杨家挺拒绝执行,就连保险公司之前转给车主张远蓉的5万元,也不愿拿出来给曾山治病。在法官要求下,杨家挺最终才把5万元转给了孙元桃。

  孙元桃说,杨家挺不是没钱,而是在法院判决前就把财产转移了。

  丨同行称“他家猪肉生意好,月入万元”

  杨家挺经营的肉摊,在安顺市西街大市场内。

  5月30日上午8点,红星新闻记者来到西街大市场,见到了杨家挺。营业执照载明,杨家挺经营的这个鲜肉摊,经营者为骆进英,注册日期为2007年11月29日。

杨家挺经营的鲜肉铺



  今年56岁的杨家挺自称,他来安顺已经20多年,一直以卖肉为生,开始推板车沿街叫卖,后来进市场,专做批发。

  杨家挺膝下有一男两女,他说虽然自己卖了这么多年猪肉,但因负担重,一直没存到钱。车祸后,他们一家都不顺,妻子跟儿子先后生病住院,花了不少钱,借了几十万现在都还没还。大女儿杨莹今年32岁,还没结婚,在昆明打工一个月收入只有1000多元。

  在走访中,做猪肉生意的杨贵(化名)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杨家挺的生意很好,每天杀三四头猪,一天赚三四百元没有问题。

  另外3名卖猪肉的人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杨家挺生意不错,月收入在1万元左右。

  丨常进出骏园小区,其妻在内开麻将馆

  杨家挺在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说,他的老家在安顺普定县夜郎湖,后来因为修电站被移民搬迁到普定县城关镇。

  红星新闻记者从交警部门当时出具的交通事故认定书上看到,杨家挺的户籍地为贵州省普定县城关镇储家山村移民组,事故发生时,(杨家挺)住安顺西秀区西航片瓦窑村新寨组24号。

  杨家挺说,他在安顺没有房子,每天早上卖完肉,还得坐公交车回普定老家。

  然而,红星新闻记者暗访发现,其卖完肉后,并没有回普定,而是进出于离西街市场不远的骏园小区。

  红星新闻记者以中介身份,向小区物业公司工作人员求证,杨家挺和妻子骆进英就住在1号楼703室。

  在骏园小区物业办公室,红星新闻记者在一本客户名单上看到,1号楼703室的建筑面积为87.15平方米,客户姓名为骆进英,付款方式为一次性支付。而物业人员则称,703户主并非骆进英,而是她女儿杨莹。

骏园小区客户名单上写着骆进英的名字,一次性付款



  5月28日下午,红星新闻记者以打麻将为由,进入703室。客厅里的两张麻将桌坐满了人,还有三四人坐在沙发上排着队,骆进英忙着端茶倒水。骆进英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这是她家的房子。

  事后红星新闻再次追问杨家挺关于骏园小区的房子,他则改口称,703室是老婆租来开麻将馆,弄起玩的。

  杨家挺说自己不是想赖帐,只是拿不出那么多钱,“实在把我逼得没办法了,就只有去死,这样一了百了”。

  丨村民:曾住别墅后拆迁,儿女在外都买了房

  随后,红星新闻记者来到杨家挺曾居住的瓦窑村(现为西湖村),采访了10位村民,其中有7位称,杨家挺之前的那栋别墅,是他自己修建的。

  在村民们的记忆中,杨家挺当时住的别墅面积很大,周围没有房子,装修高档,在村里排不上第一,也能排第二。房子拆迁后,儿女都在外面买了房子。

  王安(化名)家当时就住在杨家挺家的旁边,他说,出车祸后,杨家挺就说房子不是自己的,因为农村的房子没有产权证,所以说是谁的都可以。

  王安说,杨家挺家的别墅被拆迁后,他又在骏园小区买了房子,还请亲戚朋友吃酒,“人挺多的,有几十桌”。

  对于别墅拆迁,贵阳市云岩区人民法院执行工作局局长向阳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杨家挺当时住的别墅的拆迁补偿款,执行法官当初调查过,并没有支付给杨家挺,而是给了案外人。

  而杨家挺在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说,别墅是租的,“房子是亲家的,儿子在这边招亲,和人家在一起住”。

  丨村支书:别墅系其修建,权属已无法查证

  西湖村(原瓦窑村)支部书记张松向红星新闻记者证实,杨家挺之前住的别墅,确实是杨家挺利用亲家的土地修建的,共3层。“这事我们知道的,当时出了车祸,就被他恶意转移了。”张松说,村里现在又遇到一起恶意转移财产的情况,这人也是外来人员,房子建好了,到了拆迁的时候,因为他欠有债务,就来村委会要求把房子的权属证明是他儿子的。

  张松说,杨家挺家的房子,肯定也是采取同样的手段,在房子拆迁前,把房屋权属转移到别人的名下。

  关于杨家挺家的这栋房子,在拆迁时权属证明在谁的名下?张松说,因为自己是这一届才当选的,所以当时权属证明是开给了谁,自己并不知道。而且时间太长,村里没有留底,已无法查证,他建议记者到开发区征收局了解。

  安顺经济技术开发区征收局,则以涉及个人隐私和征收拆迁资料还没有移交为由,拒绝了红星新闻记者的采访。

  已被列为失信人员名单

  被拘留后才愿意每月付1500元

  执行法官田维兵说,在执行之前,杨家挺名下没有财产,账上没钱,案件无法执行。

  向阳在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说,曾山案特别典型,法院把能用的法律手段都用了一遍,包括查房产、查银行,去他经营的肉摊、村委会调查,穷尽执行手段,甚至将其列为失信人员(老赖)名单,最终还是执行不下去。

  “实在没招了,我们只能对杨家挺实施拘留。”向阳说,法律赋予执行的权限,最强硬的就是拘留。

  这招确实有效。在看守所,杨家挺交待,自己卖肉一个月有6000元收入,去掉房租等费用,能余下3500元钱,他愿意从2017年5月起,每月向曾山支付1500元钱。

  拘留的第三天,杨家挺家属拿着27000元钱来到看守所,急需要钱的孙元桃顾不得多想,在协议书上签下暂时同意。

现在曾山生活不能自理,每走一步都要人照顾



  向阳说,作为民事执行,拘留不是目的,而是要被执行人履行义务,这个义务就是还钱。目的达到了,但孙元桃现在有些后悔当初作出的决定,因为1500元只能解决曾山的生活费,根本没有余钱给曾山做康复治疗,于是,她打算向法院申请再拘留杨家挺。

  向阳不赞成孙元桃的想法,他说拘留时间最长只有15天,如果再关他,极有可能会把杨家挺变成“死猪”,每个月连1500元都不给。

  执行局长奔走“求善款”

  承诺该案不受5万元司法救助限制

  案件遭遇执行难,法院为曾山提供了司法救助。

  按照最高人民法院规定,司法救助不能超过5万元,但孙元桃却从云岩区法院领到了17万元。向阳说,这17万元,除了5万元的司法救助外,其余的钱是他从和谐促进会、政法委等部门,3万、2万、1万逐步求来的。

孙元桃收到的5万元司法救助款支票

 说到求钱,向阳直言不容易,他说去年过年的时候,他到政法委书记办公室,“书记看到我,都烦了,说向局长,你啥意思,天天为一个人讲同样一件事,而且都还要钱,是不是你和他有哪样目的,或者给你什么好处,给他三万返你一万?”

  向阳解释说,这虽然是领导开玩笑,“但说明我去的次数太多,为曾山讲话太多,他都记住了,老是这个人,老提同样的事,而且还见不到当事人”。向阳说,从法律层面上讲,这也是执行。

  向阳承诺,曾山案不受5万元司法救助限制,只要有机会他们都会报,“如果需要我亲自去解释的,我都会去,毕竟曾山太可怜了”。

  向阳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这个案子并没有结束,一旦发现杨家挺有财产,就会执行财产。

  来源:红星新闻



使用道具 举报

手机版|尽在掌控 ( 蜀ICP备12013445号公安局备51150002020074 )

GMT+8, 2018-6-24 17:25 , Processed in 0.091154 second(s), 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