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尽在掌控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请用中文)
搜索
查看: 338|回复: 0

闯黄灯违法判例背后:遭遇法律灰色地带 [复制链接]

Rank: 4

发表于 2012-5-22 10:13:26 |显示全部楼层
闯黄灯违法判例背后:遭遇法律灰色地带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5月21日14:05  法制与新闻
  “闯黄灯”,该不该立法禁止?
  (《法制与新闻》杂志记者)陈虹伟/文
  “开了二十年的车,头一回听说‘闯黄灯’也要罚款。”北京中冶出租车公司王师傅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如是说。
  有王师傅这样看法的司机不在少数,这也就不难解释,4月6日,“全国首列闯黄灯行政诉讼案司机败诉”消息传出后,关于“闯黄灯”是不是违法引发持续广泛的关注和争议。
  对于习惯多年“红灯停,绿灯行”的浙江嘉兴海盐县司法局干部舒江荣来说,一张罚单来得有点突然。
  2010年7月20日,舒江荣驾车和以往一样,在黄灯亮时通过路口,几天后却意外收到交警部门以其“闯黄灯”为由开出的罚单:扣三分,罚款150元。舒江荣以处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无法律依据为由把海盐交管部门告上法院。一审败诉后,他提起上诉。今年4月6日,嘉兴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行政判决,认定舒江荣闯黄灯属违法行为,驳回上诉。
  那么闯黄灯违法到底有没有法律依据?法院是否有权解释法律?目前,技术条件能否达到对闯黄灯一律进行处罚?当人们对这些基本问题各抒己见,争论不休的时候,4月10日,武汉交管部门明确表示,闯黄灯也违法,处罚标准与闯红灯相同,司机会被罚款100元,扣3分。
  武汉交警将闯黄灯=闯红灯的做法,更让公众一头雾水,人们最直观的反映就是:那还要黄灯干什么,直接取消算了。
  目前有消息称,闯黄灯行为性质认定和执法标准的问题已经引起了公安部的重视,相关部门正在研究制定更加明确和细化的执法标准。
  连日来,记者在北京街头发现,几乎每个路口闯黄灯的行为都普遍存在。
  中国政法大学政府法制研究所教授王成栋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说,不能忽略黄灯的性质,它主要是警示作用,是否通过由驾驶员具体判断,如果一个法律本身让公众中的大多数人不能执行,没有守法的空间,这样的法律意义何在呢?
  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从目前情况来看,各地交管部门的执法标准并不完全一致。例如在北京,交管部门设置的电子警察目前并不会对闯黄灯的行为进行抓拍。但是作为执法人员的一线交警普遍认为,闯黄灯是一种危险的驾驶行为。
  闯黄灯违法判例:遭遇法律灰色地带
  “法无明文规定不处罚”是法律的基本原则,这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三条的规定。
  作为从事20余年法律宣传教育工作的舒江荣,他说自己平时特别注意研究与老百姓的生活密切相关的法律。然而,自从他遭遇了那张莫名的罚单后,让他对相关法律越发看不懂了。
  2010年7月20日,舒江荣驾驶轿车被监控记录,黄灯亮时其车未越过停车线,但他还是驾车越线继续行驶。次日,海盐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认定其闯黄灯,对其处罚150元。
  舒江荣在接受处罚后,一回到办公室就去看罚单上的依据,然后查阅法律条文,但没找到黄灯通行要罚款的依据。
  他发现,根据国务院《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38条规定“黄灯亮时,已越过停止线的车辆可以继续通行”。并没有说“未越过线的禁止通行”。《道路交通安全法》第26条规定“黄灯表示警示”。
  作为法律工作者的舒江荣有点弄不懂了:“法无明文规定不处罚”。按照法律,黄灯亮时没有禁止,对通行行为进行处罚是解释不通的。
  因不服处罚,2011年7月,舒江荣向海盐县公安局申请行政复议。被驳回后,又向海盐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败诉后,今年1月19日,又到嘉兴市中级法院上诉。4月6日,法院作出终审行政判决:认定舒江荣闯黄灯属违法行为,维持交管部门的处罚决定。
  对此次终审判决的理由,嘉兴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长对媒体解释说:理由一,该项规定实际上意味着黄灯亮时,驾驶人的通行权受到限制。如按此理解,则违背了该法条语意体系上的内在逻辑,使得黄灯与绿灯意义雷同,更违背了道路交通安全法的立法目的。
  理由二,《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三十八条第一款第二项中,省略掉黄灯亮时,禁止车辆通行的字样,直接规定黄灯亮时,已越过停止线的车辆可继续通行,言简意赅,更加符合立法语言的要求。
  理由三,黄灯作为绿灯充分放行之后,向红灯的过渡,其设置的目的,应当是黄灯转换红灯的时间,使得在绿灯放行过程中,正常驶入交叉口,但还没有通过的车辆,迅速安全通过,清空交叉口滞留的车辆,为冲突方向的绿灯放行做好准备。因此,出于安全驾驶目的,黄灯亮时,只有已经越过停止线的车辆可以继续通行,除此之外的车辆不得继续通行。
  法官的解释立即遭到法律界人士的质疑。尽管质疑的理由不同,但起码一条肯定,对于闯黄灯是否违法我国现行的法律并没有明确规定。
  中国政法大学政府法制研究所教授王成栋认为,这样的判决缺少法律依据。法官说意味着怎样是一种推断。谁有权制定黄灯禁止通行的法律?这涉及到立法权限问题。我国的《立法法》第八条第一款第五项规定,对公民限制人身自由的处罚只能由法律来制定。通行权属于人身权。黄灯禁行,只能由法律规定。
  此外,他认为,黄灯只是警示,表示后面将红灯,不是禁止通行,只有红灯才是禁止通行。警示性规定不能作为处罚依据,只有违反禁止性规定才能处罚。法官靠反推来解释所适用的法律是错误的。因为不能把法律准许以外的行为推定为一律违法。
  而浙江君安世纪律师事务所律师肖琳的观点更加直接和明确:法律有明确规定就能处罚,没有的话,就不能。“道路交通法及其实施条例均未有‘禁止闯黄灯’或‘闯黄灯违法’的明文规定,所以处罚不合理。根据现有法律条款进行推理,只适用于民事案件,不适用于这起行政诉讼案中。”
  全国律师协会民事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庞彪律师也认为,闯黄灯该不该罚是案件争议的核心,但法律没有明确规定。在他看来,实际上闯黄灯究竟该不该处罚并没有严格的法律依据,但是这并不是说闯黄灯没关系,甚至并不是说闯黄灯合法。因为法律有提倡性条款,有警示性条款,也有处罚性条款。现在的法律规定,在黄灯的时候,车辆已经通过停止线的可以继续行走,通常人们认为,没有通过的就得停下。从这一点上理解,作为司机黄灯不可闯,作为执法者对闯黄灯行为不该处罚。
  还有人认为,法律条文模糊是造成此次诉讼的主要原因,如果多加一笔,黄灯就不会尴尬。比如直接规定“车辆遇交通信号灯黄灯亮时,未过停止线的不准通行,已越过停止线的可以继续通行”。
  一位检察官说,法官有一点无法解释,闯黄灯即便是交通违法行为,但性质、处罚都要比闯红灯要轻。而闯黄灯当做闯红灯处罚,显然处罚不分明和执法不严谨。目前《道路交通安全法》只有闯黄灯下的“可行”和“不可行”的时间段规定,没有具体的闯黄灯处罚标准,执法、法律部门只好按照闯红灯标准处罚。所以,这也是判决引发争议的原因。
  而支持法院判决的代表之一是浙江大学法学院教授郑春燕教授,前不久,就这起闯黄灯案,她组织学生进行过一场该不该罚的课堂讨论。
  郑春燕教授的观点是:《道路交通安全法》中的确未对黄灯警示作用作出具体解释,可“《实施条例》中有明确规定黄灯亮时只有越过停止线的车才能继续通行。《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九十条也有关于如何处罚的相关规定,这就足够成为处罚的法律依据”。
  清华大学法学院公法研究中心主任余凌云教授也是力挺判决的学者之一,他说,黄灯是一种提示驾驶员信号即将变换的过渡性指示灯,其设置的目的是增加一段安全缓冲期。黄灯亮时已越过停止线的车辆可以继续通行,这里面隐含另一层意思,黄灯亮时没有越过停止线的车辆禁止继续通行,如果你继续通行,就是交通违法行为,处罚有法可依。
  除了法律界人士,一位网友的话最具有代表性:在国外闯黄灯不违法,黄灯亮的时候,驾驶员自己判断和决定是否可以通过!在国内不知道,因为国内的交通法规是每个交通警察自己解释的!
  还有网友戏称,缺位的黄灯处罚标准法律部门却来个“从重从快判决”,引发社会一片质疑,这是“葫芦僧断葫芦案”,当事人比“窦娥冤”。
  而作为当事人的舒江荣非常理性,他公开表示会尊重法院判决,但作为司法工作者,他将继续以调研报告的形式向有关部门反映,行政处罚是不是可以凭借推理和理解进行处罚,这涉及到法制的原则。
  设定闯黄灯违法:是更安全还是更危险
  一桩“闯黄灯”是否应该罚款的争论显然并未因一纸判决而终止。
  在闯黄灯是否有法律依据的争论中,一个更深层次的问题引起了记者的注意:假设设定禁止黄灯通行,那么交通是更安全还是更危险?
  北京市民李胜告诉本刊记者,现在他开车遇黄灯的通常做法是:如果自己是第一辆车,视线良好,就加速通过,以免后车追尾;如果是跟在别的车后面就减速。他说:“绿灯变黄灯本来就是缓冲期,闯黄灯要罚,是不是意味着绿灯倒数就要开始减速停车了?”
  还有人士指出,在一些没有读秒器的路口,司机很难判断黄灯转换的时间,这给交通信号设施带来了新的要求。也有些司机反映因为信号转换太快,来不及刹车才会“闯黄灯”。
  北京中冶出租车公司王师傅说:“黄灯跳转太突然,哪怕以40公里/小时的速度开,也不能及时刹车。”
  有人推测,一旦黄灯限行,“追尾事故绝对会增加”。事故增多,加上牺牲了黄灯期间通过的车流量,“交通还会越来越堵”。
  王成栋对此表示,汽车是运动状态行驶的物体,目前对于黄灯的“非难”都是静止状态的假设,不符合汽车动态规律,有违驾驶员的驾驶习惯。黄灯缓行警示作用是科学的,否则将会带来新的交通灾难。
  北京中冶出租车公司王师傅说,闯黄灯是个“很次要的问题”,现在闯红灯的行为还没有被很好遵守,司机还是应该先改正“不闯红灯”的坏习惯,提高觉悟。
  而舒江荣举的另一个例子也引起大家的重视。他说,如果一辆载有危险品的货车从上海到嘉兴,在嘉兴境内遇到黄灯。如果这个时候他想到,嘉兴是禁止黄灯通行的,来一个紧急刹车后果会是什么?如果危险物品掉下来引起爆炸怎么办?如果造成追尾引起爆炸又会怎么样?这个例子就说明,黄灯被禁止通行,缓冲作用就被扼杀了,社会危害性非常大。
  舒江荣对记者说,原来的抢行危险没有解决,又增加了新的追尾危险。抢行是人的问题,不是物的问题。我们要推倒强加在黄灯头上的一切不实之辞。如果黄灯禁止通行了,出现了冲绿灯现象,难道我们还要禁止绿灯通行吗?
  事实上,在闯黄灯是否处罚的问题上利与弊并不清楚,禁与不禁也没有权威的事实根据。在这样的背景下,禁止黄灯通行因改变通行习惯和黄灯的属性,其危害是明显的。
  

使用道具 举报

手机版|尽在掌控 ( 蜀ICP备12013445号公安局备51150002020074 )

GMT+8, 2018-7-20 07:21 , Processed in 0.053064 second(s), 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